<tt id="olhhu"></tt><tt id="olhhu"></tt>

<i id="olhhu"><bdo id="olhhu"></bdo></i>

<i id="olhhu"><bdo id="olhhu"></bdo></i>

<i id="olhhu"><bdo id="olhhu"><p id="olhhu"></p></bdo></i>

<i id="olhhu"></i>

<i id="olhhu"><bdo id="olhhu"><p id="olhhu"></p></bdo></i>

海東日報首頁

瞿曇:隱現在歲月深處的文化密碼(一)

2024-01-29 09:38:47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周存云

 
1
 
時間沉淀著美好。
 
在青海之東,奔騰不息的湟水貫穿西寧、海東,途經南涼古城時,與引勝河、瞿曇河交匯于崗子溝口,河水在養育了眾多村莊的同時,也在長期的浸潤中使腳下的這片土地充滿了母性的慈悲。
 
沿瞿曇河溯源而上,山勢陡峭,峽谷幽深,道路蜿蜒,兩岸山坡上農家村舍櫛次相連,行至20多公里處,一組古色古香的明代建筑群,突然顯現在黃土夯筑的古城堡內。南山積雪終年不化,山下古柏四季常青,牧場田園風光秀麗,一座規模宏大而又氣勢雄偉的明代皇家寺院——瞿曇寺,巍然屹立,閱盡塵世600多年的滄桑。
 
時間的長河大浪淘沙,存留在歲月深處的便是這塊大地上盛開的絢爛花朵,瞿曇寺宛如佛陀手中的蓮花,怒放在多少善男信女的心中。是的,多少人在虔誠地朝拜,但也有人在深刻地思考。
 
不知從何時起,我對自己出生成長的這塊土地,竟然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當我一點一點地不斷深入這塊土地的更深處時,我的心靈仿佛經歷了一次蘇醒,因為恍然驚覺感受到這塊土地深厚的恩情。
 
我多次到過瞿曇寺,一次次把探究的目光深入其中,每次都不斷地有新的發現和了解。瞿曇寺,既是宗教的,也是政治的,最終是文化藝術的。
 
2
 
瞿曇寺是藏傳佛教的寺院,但它的建筑風格卻是漢式的,這在藏傳佛教地區是極少見到的。瞿曇寺的前院寬敞舒適,蒼松翠柏間矗立著造型別具一格的左右碑亭,據建筑學家考證,跟北京故宮城墻角樓的建筑風格非常相像。按照漢式的建筑風格,前院應建鐘樓和鼓樓,但瞿曇寺為什么卻打破了這一常規,而別具匠心修建了御碑亭呢?
 
瞿曇寺的創寺僧人三羅喇嘛,是西藏山南人,他是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創始人瑪爾巴的傳人。為什么一個西藏的僧人在青海東部的偏遠之地建立這樣一座規模宏大的寺院呢?瞿曇寺又是何時因何緣由從噶瑪噶舉派的寺院改宗為格魯派的寺院呢?
 
明太祖朱元璋給寺院賜名,并御賜用純金的金片對貼而成的瞿曇寺牌匾,至今仍高高懸掛在瞿曇殿前檐,是瞿曇寺現今最為珍貴,價值連城的鎮寺之寶。瞿曇寺的中殿叫寶光殿,是明朝永樂皇帝朱棣御賜之名,也是永樂皇帝賜建的,寶光殿佛像下面的蓮花寶座是用云南大理石雕刻而成,寺院還有四座從河南??h運來的花斑石器物座,這些都是永樂皇帝的御賜之物。
 
明宣宗朱瞻基繼位后,繼續擴建瞿曇寺,完成了后鐘鼓樓、廂廊、隆國殿等建筑,工程十分浩大。明王朝派御用太監孟繼、尚毅等人監工,并在工程竣工后,在隆國殿內供立“皇帝萬萬歲”牌。次年,明王朝又下令從西寧衛百戶通事旗軍中調撥52名兵士到瞿曇寺巡護寺宇。
 
為什么明王朝對瞿曇寺如此尊崇呢?在接連不斷的疑問中,我們感受到了瞿曇寺的不同尋常。
 
瞿曇寺的修建絕非偶然。
 
3
 
瞿曇寺內現存的“永樂敕諭碑”,其文字內容說明了創建瞿曇寺的緣起:“剌麻三羅,蕆揚佛法,忠順朝廷,我皇考太祖高皇帝特賜其所居寺額曰瞿曇”。這與《明史稿》(列傳第二百三·西域二)的記載相一致:“初,西寧番僧三剌為書招降罕東諸部,又建佛剎于碾伯南川以居其眾。至是來朝貢馬請敕護持賜寺額,帝從所請,賜額曰瞿曇寺。因立西寧僧綱司以三剌為都綱。”《明史稿》還進一步指出:“罕東衛在赤斤蒙古南,嘉峪關西南,漢敦煌郡地也。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涼國公藍玉追逃寇祁者孫至罕東地,其部眾多竄徙,西寧番僧三剌為書招之,遂相繼來歸。”這說明三羅喇嘛在當時的罕東各藏族部族中享有很高的威望,罕東諸部民眾當時不了解明王朝討伐征戰的內幕,紛紛逃避。三羅喇嘛寫信讓那些部族安定下來,并歸順明朝,這使明王朝清楚地認識到宗教上層人物在信教群眾中所起的社會作用。
 
瞿曇寺有五通明代御制的碑刻,其文字內容記敘了創建和擴建瞿曇寺的經過,并載明了瞿曇寺的管轄范圍。特別是永樂十六年(公元1418年)的敕諭碑等于是永樂皇帝向西寧地區下了一道圣旨,它的大體內容是:“皇帝敕諭西寧地面大小官員、軍民、諸色人等:佛教從西方傳入我國,久興不衰,它以四大皆空為宗,普度眾生為心,旨在教化普天下之人以善為本,功德無處不在。為了以佛的教意教化眾生強不凌弱、大不欺小,平息爭斗之風,現有灌頂凈覺弘濟大國師班丹藏卜在西寧地區蓋起佛堂,朕特賜名寶光,你等要尊崇其教,要讓本寺僧人自在修行,為大明王朝祈禱祝福,對本寺的寺產和僧侶不能隨意侵占和欺凌,本寺僧人或走或住,順其自然,不得隨意阻攔,應當以興隆佛教,廣大佛法來保一方平安,誰膽敢不尊朕命,不敬三寶,故意生事,玷污佛祖者必罰無赦,故諭。”
 
永樂皇帝的敕諭碑鞏固了瞿曇寺在明王朝中的重要地位,也為瞿曇寺后來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歷史是一個環環相扣的鏈條,它真實地存在著,對某一個環節的不斷深入,會讓我們看清一段歷史的軌跡。瞿曇寺碑匾文字中的記事部分是很有價值的明代歷史資料和青海地方志資料,是我們解開瞿曇寺種種謎團,考證瞿曇寺歷史不可缺少的金石文獻。
 
4
 
明太祖朱元璋賜名瞿曇寺,封三羅喇嘛為西寧僧綱司都綱,“繼將班丹藏卜、索南堅參等親枝徒僧自幼赴藏學習經典。”這首先確立了三羅喇嘛在西寧衛的宗教領袖地位,也有意培養了其家族的宗教繼承人。三羅喇嘛于1392年創建瞿曇寺,經過明王朝歷代皇帝的尊崇與支持不斷發展壯大。明王朝十六個皇帝中先后有七個皇帝為瞿曇寺賜建寺院,書寫御碑牌,贈送大量的珍貴物品,還多次派太監到瞿曇寺視察,賜山場、園林、田地,領屬十三寺,管轄七條溝,調撥五十二員旗軍護寺。
 
如果說明太祖為瞿曇寺上層在青海的立足奠定了基礎,那么明成祖使瞿曇寺上層在經濟上享受種種特權,將瞿曇寺上層抬到了更高的地位,明成祖以后的明朝歷代皇帝進一步使這種特權得以延伸和發展。從瞿曇寺的創建經過和明王朝對寺院上層喇嘛大加扶持的歷史中,我們看到了瞿曇寺上層依附明王朝的實質。
 
史書記載,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三羅喇嘛帶著弟子和許多貢品,不遠萬里,跋山涉水到當時的京城南京覲見朱元璋,請求朱元璋為他的寺院賜名,也請求大明王朝支持他的這個寺院。
 
可以想象,會見的過程,兩人定是相談甚歡。雄才偉略的朱元璋一方面要褒揚三羅喇嘛為安定青海作出的貢獻,同時他也在中國西北地區找到了一個替明王朝以政教合一的形式統治少數民族的代表人物,他清楚地知道,加強西部邊地的統治,建一處寺院勝養十萬雄兵,御筆一揮,敕賜瞿曇寺的金字牌匾就高高懸掛在了瞿曇殿前。而智慧的三羅喇嘛也深深地知道只有緊緊依附明王朝,得到大力扶持,才能實現他弘揚佛法的宗教事業。
 
5
 
元代,甘青地區成為藏傳佛教從西藏地區向蒙古地區傳播的走廊,設于甘州(今張掖)的納鄰驛道是藏傳佛教僧侶進入蒙古地區的捷徑,因而甘州成為當時藏傳佛教北傳的據點之一。噶瑪噶舉派第二世活佛噶瑪拔希曾在甘州傳教弘法,建立寺院。
 
元朝覆滅,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后,明朝占據河湟、河西地區,并建立統治秩序。如何控制河湟地區乃至整個青海,關系到明朝西陲的安定與否。作為中原進入涉藏地區腹地的必經門戶的河湟地區,對于明朝能否對整個甘青涉藏地區乃至西藏地區實行有效統治起到關鍵性作用。為了加強西北的軍事防務,達到“抗元保塞”的目的以及加強對涉藏地區的管理,明朝分別從軍事、政治、經濟等方面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加強了對河湟地區的統治。明代,在全國設置16個都指揮使司,在邊境海疆則增置行都指揮使司,下設衛所。
 
河湟地區“北拒蒙古,南捍諸番”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改西寧州為西寧衛,衛下轄中、左、右、前、后5個千戶所。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在碾伯置莊浪分衛,半年后改為碾伯衛,后廢,移西寧衛右千戶所于此,河湟地區被納入明朝衛所體制的管理與統治之下。明王朝在河湟地區實行“土漢參治”,河湟地區降附明朝的元朝官吏和一部分部落頭人,在地方上有著一定勢力和影響,明王朝要穩定少數民族聚居的河湟地區,在許多方面都需倚重他們,于是,對這些故元官吏和部族首領封授官職,稱為土官,土官由兵部任命,承擔保護邊塞、守衛地方及朝貢、納稅和奉調率部出征的義務。土官可以世襲,子弟世代相傳,無子弟者,甥、婿可以繼承。土官有自己的“賜”地與屬民,在屬民中享有一切權利。土民耕種土官的田地,或在其轄區內墾荒耕牧,聽其派納賦稅,戰時青年男子自備武器、口糧,隨土官奉調出征。
 
經過長期的發展演變,到后期,有些土官轄地日廣,轄民日眾,有坐大成患之勢,明王朝為了加強控制,在河湟地區實行“土漢參治”的政策,據《明史》卷三三〇《西域傳》載:“土官和漢官參治,令之世守”的政策,選派內地漢官前來與土官共同任職于衛所,一則利用其豐富的經驗加強對地方的管理;二則也防止土官坐大成患。土官除了直接統治自己的屬民與轄地外,作為地方官,也根據其職務的大小,協助漢官協調各土官之間的關系和管理不屬土官之編戶辦理的地方事宜等。不論土、漢各官,均統轄于都司,聽命于朝廷,土官在安撫各部、調解糾紛、平定叛亂、聽從征調、抵御侵擾等方面發揮了漢官難以發揮的作用。
 
《清史稿》卷五百十六《土司六》載,河湟地區土官“有捍衛之勞,無悖叛之事”。很多土官都因立有戰功受到明廷的重用和獎賞。明代對于藏傳佛教的政策基本承襲元制,采取了“因其俗尚,用僧俗化導為善”的策略,以求達到“安撫一方,共尊中國”的目的,承認并發展了其政教合一的統治制度,但是改變了過去獨尊薩迦派的政策,實行“多封眾建”,對藏傳佛教各派首領均予尊崇封號,對進貢番僧均予優厚賞賜,允許修建寺院,并賜封土地,專敕護持。先后封授了三個“法王”(即大寶法王、大乘法王和大慈法王),五個“王”(即闡化王、贊普王、護教王、闡教王、輔政王),十五個“灌頂國師”以及一批“西天佛子”“大國師”“國師”“禪師”“都綱”等,建立了一套僧官制度。這些僧官不僅管轄寺院僧眾,而且也管理寺院附近的部落,其中規模最大者為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賜額的瞿曇寺,明王朝先后有七個皇帝為瞿曇寺頒布敕諭,并為該寺封授大國師、國師、都綱各一,頒金、銀、銅印和佛像、袈裟諸物多件,還賜予該寺大量田地、園林、山場。
 
瞿曇寺領有13個屬寺,管轄四周大范圍的藏漢各族群眾,瞿曇寺主緊緊依附于朝廷,集政教權力于一身,成為當地的實際統治者。而明王朝也通過這種優容宗教的策略,進一步加強了對青海地區的統治。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在线_超碰伊人久久青草热_亚洲第一a在线网站_国产精品r级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