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olhhu"></tt><tt id="olhhu"></tt>

<i id="olhhu"><bdo id="olhhu"></bdo></i>

<i id="olhhu"><bdo id="olhhu"></bdo></i>

<i id="olhhu"><bdo id="olhhu"><p id="olhhu"></p></bdo></i>

<i id="olhhu"></i>

<i id="olhhu"><bdo id="olhhu"><p id="olhhu"></p></bdo></i>

海東日報首頁

四月下寨 漫天飛雪梨花飄

2022-04-11 09:50:35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馬國福

在距離青海省海東市政府3.5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因為梨花而聞名省內外的梨花村,村子叫下寨村,京藏高速、蘭新鐵路、民小公路、魯大復線穿村而過,交通便利。每年4月中旬,村莊就被數千棵老梨花樹包圍,遠遠望去,梨花如雪奔騰,如云抱團翻滾。村子里家家戶戶的院子里、道路旁、田野里、水溝邊、田埂上處處都有梨花樹如君子般佇立,每天吸引著人們趕赴一場與梨花的詩意之約。

梨花不是一夜白頭的,而是被青藏高原的風一天天吹白的,被湟水河畔的月亮一縷縷濯洗白的,被古羌族的底蘊一年年滋養白的。梨花純粹,保存著河湟谷地植物的初心,它是白的杰出代表,站在月光下的領獎臺上第一個發言,接受最美初心獎。它潔身自好,保持一種源于黃土地的秉性和美德,任腳下風塵四起,我自向天對明月。如果用一種花來給月亮做姊妹,那么非梨花莫屬。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去年4月中旬,故鄉青海樂都的梨花開了,我從南通踏上了回青海樂都探親的旅程,看望闊別已久的親人和家園。

到家后,姐姐帶我到下寨梨花節游覽。駐足在百年梨樹下,頭頂的梨花在藍天的幕布下打開心扉,自然綻放。樹皮早已龜裂如網,樹干遒勁古拙,很難想象如此蒼老的樹上竟然盛開著數以萬計的梨花,每一棵梨樹都是一本厚重的大書,書名姑且命名為《百年孤獨》《百年風華沉浮錄》,每一朵梨花都是一個漢字,它們沒有章法,卻遵循節氣的律令,訴說一個村莊的百年孤獨與風華。

梨樹沿著田野分布,高低錯落,它在洗滌我們的眼睛、耳朵、鼻子和心肺,讓我們耳根清凈、鼻喉清潔、眼神清明、心肺清爽。有的梨樹樹齡超過一百年以上,憨態可掬,布滿皺紋的臉如在田野上修行布道的老者,不由得想起樹蔭下耐心宣講自己道德主張和儒家學說的孔子和他的門徒們。

梨樹干線條沉實,樹身厚重,枝條蒼勁,一棵梨樹就是一個魏碑。梨樹的一身都是美德,花可賞、果可食,到老了,開不動了,就變成柴,一生都在給予,算得上是真真的儒家仁者。

梨花德高望重,加上村民們借助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春風奔向美好生活,家家戶戶有敞亮的房子院落,村子里農家樂、特產超市比比皆是,游客們絡繹不絕。村民們的笑臉如梨花綻放,那是由衷的知足、幸福,梨花借助民俗和詩意,通過“旅游+文化”讓他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爆棚”。他們的笑容里是滿滿的自信與自豪,梨花撐起了他們的尊嚴和腰桿,如果你隨便問一個巷子里的人,你是哪里的,他很自得地笑著說:“就是寨子里的。”這是一份底氣和榮耀,使梨花加冕一個傳統農耕為主的村落走向現代。

梨花成為下寨村最詩意耀眼的名片。下寨村村民劉德告訴我:下寨村坐落在羊關溝口,以前稱為羊關寨子,后來因歷史變革原因分為上、下寨,村的東面有一座小山,據說蒙古族在此定居,稱為達子山頂,后在平整耕地時,在此山上挖出了大量的彩陶碎片,在村百子宮前面的耕地中有墓葬群,挖出的彩陶據考證屬半山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全村共有240戶916人,區域面積4000多畝,梨園面積1000多畝,大小梨樹15000多棵,其中百年以上的梨樹500多棵。2016年該村第一屆梨文化藝術節前人均純收入9000多元,到2020年人均純收入達13600元。村里主要以種植業為主,農產品有:雙膜洋芋、軟兒梨、大櫻桃、沙果花檎、架豆、大白菜、鮮辣椒等。

游客是移動的推廣大使。自媒體時代,在下寨村處處可見游客們用最便捷的網絡之路定格一份份素凈之美,傳播田野詩情;分享一張張梨園笑顏,釋放內心由衷眷戀;評述一盤盤美食風味,寫下鄉野煙火之韻。房前屋后,路邊水溝,高臺田埂,一路梨花處處開。藍天、白云、清風、梨花,如果把這些素雅的梨花深加工成詩意的美酒,讓梨花華麗轉身,由內而外地把自然詩意轉化為現代飲品,豈不兩全其美?后來聽家人介紹,目前已經開發了軟兒梨酒,銷量還不錯。

試想,到了夜晚,白天摩肩接踵的游客早已散去,村莊陷入寂靜,明月當空。走在寨子里的梨花大道上,月光素白,梨花如雪,梨花飲月,月融于花,花吸收月,花月互隱,沒有塵囂,靜是唯一的旋律,白是最大的背景,月光如雪染梨香,梨花白首搖月落。間或一聲狗吠,咬碎這天然寂靜,有花瓣徐徐落下,驚醒一縷薄月光。梨花的香氣在田野村莊里緩緩游行,沒有口號,沒有整齊劃一的隊形,把一縷縷香悄然送到屋檐下,送到窗戶縫里,想必做夢的人,夢境里也染著淡淡的梨花香吧!這香氣是郵差,是慈善家,是布道者。

梨花終將落,少年亦遠去。歲歲年年,年年歲歲,西出陽關有故人,梨花在,故鄉在,故人在。徜徉在梨花阡陌上,我在很短的時間內,迫不及待地拍了一組梨花美圖發到朋友圈,引得全國各地的友人好評和羨慕。南通詩人劉白在我發的故鄉梨花的微信朋友圈下跟帖說:“鄉愁是永遠的暗疾,梨花是不可替代的解藥。”

梨花白,是一個名詞疊加一個形容詞;梨花開,是一個名詞遷移一個動詞;梨花落,是一個韻腳追趕一個韻腳。梨花擁抱在田野里,是一種念想擴張一種念想。

梨花深似海,一棵棵梨樹,鎮守在田野里、家門口,如一個個信使,寄出一封家書,發出最樸素的邀約,等著遠方的游子,打開故鄉的心扉,盡管外界繁華,總有一扇門牌,等著你,忘掉城市疲憊,隨時歸來。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在线_超碰伊人久久青草热_亚洲第一a在线网站_国产精品r级在线